我有个故事,不知当讲不当讲

关于

100%逆CP体质的我注定站遍所有北极圈

——1:10起步,上不封顶的内种……

#我哭的超大声#

阿雪麻麻爱你!!!

【璧雪】漩涡·å…­·èŠ±æœï¼ˆä¸‹ï¼‰

剧向。硬核璧雪。连公子手把手教你解冻冰山美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
彼时夜幕已沉,华灯初上。

街上人流如织,鱼龙曼舞、灯火掩映。映入傅红雪眼帘的,是璀璨灼目、不断向前延伸的光轨,好似没有尽头。

“还好吗?”见他直盯着刺目的火源,连城不免有些担忧。

傅红雪没有回答。连城等待片刻,见他神色漠然,只得微微一笑,落后他半步,二人一前一后,顺着人流徐徐前行。

到了十字路口的地段,蓦地有游人自两侧涌入,连城措不及防,一时竟被冲散了。

待傅红雪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然置身于摩肩接踵的人群中。他环视周遭,一不留神,被后面的人踩了鞋跟,下一刻,又挨了左边胖大婶结结实实的一拐子。

他捂住作痛的肋骨四下搜寻,却唯...

【璧雪】漩涡·äº”·èŠ±æœï¼ˆä¸Šï¼‰

剧向。硬核璧雪。
 â€”—————
 å‚…红雪没想到会再遇见叶开。

——在二月廿五,花朝节的时候。

-

“花朝”这个字眼是那位聒噪的医师徒弟告诉他的。

他至今不晓得那医师及徒弟姓甚名谁,他们没有说,也或许是说了他未加留意,因此只用“医师”、“医师徒弟”称呼他们。

花朝,见字着意,必然与鲜花草木相关。只是珈蓝山上终年冰封,向来缺乏草木,边城黄沙漫天,并不比山上好到哪里去,是以在之前的许多年中,他极少听到与“花”有关的词,唯独有一个名字……

……花前辈的名字。

眼见着盘坐榻上的这尊“大神”好端端又突然陷入了沉默,邹欢,即所谓的“医师徒弟”重重叹口气,垂下高举请柬的双手,转...

【璧雪】漩涡·å››·çº¢é›ª

剧向。硬核璧雪。
——————
那日午后,阳光正炽盛。

织羽外披已然穿不住,连城璧件换了较轻薄的氅衣,循着回廊阴凉处行走,侍女捧着扇子等小物碎步跟在他后面。

甫一跨进偏院院门,小徒弟刻意压低的声音就窜到耳边:“不许再乱跑哦,我可牢牢盯着你呢!”

连城璧步履一顿,挥手示意侍从先离开,自己则放轻动作缓步靠近。果不其然,不出片刻,小徒弟的抱怨又源源不断冲破了门窗:“上次被你那么一闹,我耳朵都快被师父揪掉了!庄主沈盟主好好的在园子里谈话,你一声不吭就跑过去!亏我以为你走丢了担心得不得了,你知道我瞧见你的时候差点魂儿都吓飞吗!”

良久,连城璧听到少年缓慢重复道:“……沈盟主?”

在少年口中听到...

【璧雪】漩涡·ä¸‰·æ²ˆé£žäº‘

剧向。硬核璧雪。这章应该叫〖黑白璧の场合〗,或者是〖大佬视角の傅红雪观察日记〗
——————
少年的眼盲症状持续了一段时日。

在此期间,沈家大小姐也是连家未来的女主人沈璧君造访了无垢山庄。

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,自她走后,庄主言谈坐卧虽一如往常,但跟随多年的几位心腹都看得出他心情欠佳。

可无论如何,连沈两家的联姻已成定局,随着迎亲一事提上日程,素来平静的无垢山庄也渐渐有了将办喜事的样子。

紧锣密鼓布置的婚房、库房内日益增多的裙钗妆奁、红绸喜烛以及众人面孔上难掩的喜色,无不昭示着这座沉寂日久的山庄对即将到来的盛大婚事的期许。只可惜这场婚事的主角之一——庄主连城璧整日待在书房,下人们私下里憧...

© ðŸŒ¾ç šæŸäºº | Powered by LOFTER